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考研 > 正文

卫生副局长兼职主治 婴儿离奇死亡_资讯

时间:2018-12-15来源:汕尾新闻网

  20天前,湖南省衡阳市南岳区6个半月大的婴儿谭洪宇在冰冷的病床上静静离去,死因不明。

  他的死亡让出诊的“兼职”医生、南岳区卫生局副局长胡宁平和她所在的单位成为焦点:谭洪宇究竟因何而死,治病的诊所是否副局长所开设,是否涉嫌非法行医?

  坊间各种版本的流传和网络上尖锐的质疑,吸引了各界的目光。近日,记者就此事进行了调查。

  第二瓶点滴没打完,孩子剧烈呕吐,身体抽搐

  4月23日上午,结束了很长一阵阴雨绵绵的天气,南岳衡山脚下的人们开始享受着夏日的阳光。

  12点40分,因为谭洪宇有些吐奶,家住南岳镇双田村的旷景秀抱着他来到区卫生局附近的颐园医疗服务门诊(以下简称“颐园诊所”)就医。

  旷景秀说,选择颐园诊所的原因简单:亲戚家就在旁边,此外,近5年来,大儿子有个小病小痛都在这里看,效果还不错。附近居民的小孩发烧感冒,也都会来到这个诊所。和以往一样,为孩子接诊的是南岳区卫生局副局长胡宁平。

  13点30分左右,胡宁平开始对谭洪宇进行诊断。给孩子量了体温后,胡宁平告诉旷景秀,孩子有点低烧,判断可能是“胃肠型感冒”。此后便给谭洪宇开了处方。

  开完处方后,胡宁平给谭洪宇进行了臀部肌注。之后,又给谭洪宇做了皮试,以确定其是否可以打点滴。

  旷景秀回忆,谭洪宇打第一瓶点滴时,并无任何症状。换上第二瓶点滴不久,孩子有想吐奶的趋势,旷景秀急忙跑过去问原因,胡宁平告诉她,“你小孩是因呕吐来的,会有一点儿药物反应过程,没什么。”

  14点多,胡宁平离开位于南岳镇万福路41号的诊所,向前方150米开外的南岳区卫生局方向走去。

  16点多,让旷景秀心惊的一幕上演:第二瓶点滴还没打完,孩子出现剧烈呕吐现象,身体抽搐得很厉害。旷景秀赶紧让在诊所坐堂的潘医生去找胡宁平来看是怎么回事。潘医生的回复是:“胡医生有事,在开会。”

  随后,潘医生叫邻居用摩托车把母子俩送到附近的南华大学附属第三医院

  心急如焚的旷景秀一个人抱着儿子冲进了南华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慌张地寻找救护医生。

  该医院一位姓蒋的医生急忙对患儿进行抢救。17点15分,谭洪宇因抢救无效离开人世。一份4哈尔滨癫痫医院治疗效果怎么样月27日出具的、盖有南华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医务科公章的《死亡通知书》上,临床死因一栏写着:手足口病?急性肺水肿心肌炎?

  该通知书上的“特别提示”则指出:建议在48小时内进行尸体解剖以明确最终原因。

  多家政府单位出面调解,两万元了结“争议”

  闻讯赶来的谭家人悲痛万分:好端端的孩子,为什么如此突兀地因“急性肺水肿”而亡?谭洪宇的尸体被从医院带走,人群涌向颐园诊所。

  30多个小时后,旁观者被告知,当事双方已经达成《医疗争议调解协议书》,谭洪宇的死亡事件,由诊所一次性支付两万元了结。

  这份由南岳区司法局、公安局、卫生局、南岳镇政府等单位人员参与调解的协议书上指出,乙方(谭洪宇父亲等)在协议生效后,不得再行诉讼和告知其他个人、媒体,否则应退还两万元。

  然而仅4天后,旷景秀和丈夫谭树清即开始委托律师进行诉讼事宜,理由是:当时签订协议是被迫无奈,并非真实心意。

  谭树清等人回忆:23日晚上调解时,当地来了很多警察,守着家里的人。但直到24日下午都没有结果。24日晚上8点多,区、镇、村里的干部来到家里做思想工作,让他们在协议书签字。被拒绝后,大约晚上9点,镇政府的人把他们带到了调解室。在调解室里,一名镇领导大吼:“如果今天晚上不把这个协议签了,那你小孩子马上送到衡东去火化,你们就人财两空了。”

  谭树清称,签订协议时,他们已经两天两夜没睡觉了,心神俱疲。在对方的强硬要求下,他和父亲谭金泉无奈之下点了头。

  旷景秀则认为,家人开始拒绝尸体解剖的主要原因是,她带儿子坐车赶到医院抢救时,诊所里的药物、器具等均没有家人和第三方监管。家人后来曾拿走潘医生交给的医生处方,复印后又交还给了诊所。但复印的这份处方是不是原件,他们没有把握。因此,根本没有办法对死亡原因进行判断。儿子究竟因何而死?在整个过程中,医生用了哪些药?药的剂量是多少?用药符不符合患者的病情等,难有客观的说法。

  谭洪宇的离奇死亡事件由于接诊医生的特殊身份,在网络上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从4月24日到5月9日,湖南红网上试图阐述“真相”的文章接踵而至。有人指责当地警方“殴打死者家属,强行转移尸体”。

  更内蒙古癫痫医院那家最好有声称知情的人士表示,谭洪宇的诊断中疑问众多。如:为谭洪宇看病的颐园诊所的处方笺上,处方内容一栏里面,写着输液的药水种类共有三组,第一组写着:5%葡萄糖100毫升,西米替丁0.12;第二组:5%葡萄糖100毫升,美洛西林钠1.0;第三组:10%葡萄糖100毫升,维生素C1.0,维生素B650毫克,10%氯化钾2毫升。

  而看诊时间写的是:2010年4月24日。可实际上,谭洪宇是于4月23日中午到颐园门诊就诊的。这样的处方是否属于事后伪造?内容是否有改动?

  卫生局称:调解坎坷 处方真实

  5月11日下午3点,记者赶到南岳区卫生局试图向当事医生胡宁平和该局负责人了解此事,然而该局局长和胡宁平都不在局里。该局办公室一位姓旷的女同志与副局长胡宁平联系后告知记者,胡宁平到后山检查工作,下午不可能回来。

  经过一番努力,记者找到了该局一位姓旷的党委书记。他表示对此事不太了解,随后拨通了局里医政股长谭剑锋的电话。约半个小时后,自称从南华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赶来的谭剑锋就各种疑问做了回答。

  谭剑锋说,网络上议论纷纷的处方问题所诉不实。作为整个事件处理当事人员之一,他清楚地记得,4月23日下午、事情发生后,谭家人就把胡宁平开具的处方拿了回去。直到第二天(24日)晚上,相关处理人员在询问开药情况时,才从谭洪宇的爷爷谭金泉手中再次看到短暂“失踪”的处方。因此,这张处方一定是原件,不存在伪造的情况。之所以处方上面的时间写的是24日,肯定是副局长胡宁平当时笔误所致。为此,他愿意承担法律责任。

  谭剑锋解释说,事发后的调解十分坎坷,但没有出现所谓强逼、威胁签订协议的情况。

  23日下午6点半,他接到消息后立刻赶到了现场。此时颐园门诊已经围了100多人。随后,他通知了区政法委、区医疗纠纷处置小组等相关部门。不久,万福村村委会和镇政府人员也先后到达了颐园诊所与家属进行协商。为了解事件原因,他打电话给了当事医生、副局长胡宁平,让她来一同搞清楚情况。在随后的协商中,诊所方面要求进行尸体解剖,申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以弄清楚小孩死因。但对方不同意。

  谭家人要求诊所赔偿30万元,后来又递减到10万元、5万元。双方协商多次形成僵局。直到24日凌晨3点,谭树清一家人同意第二天对儿子进行医疗事故鉴定。

女性癫痫有哪些治疗方法

  24日早上7点30分,当医疗纠纷处置小组的工作人员赶到卫生局门口等待谭家人时,对方迟迟不见人影。8点左右,有工作人员发现谭树清一家带着孩子的尸体出现在颐园诊所门口。为了维护稳定,工作人员强制性把尸体运到某医院的停尸间,同时还安排了两名警察看守。

  24日中午1点左右,谭家再次同意进行尸检。他马上把相关的文书准备好。但之后,又因在尸体解剖6000元费用究竟该谁出的问题发生争执而终止。

  谭剑锋称,整个协商期间,没有工作人员发出什么“将尸体火化”,“人财两空”之类的威胁。

  “当时,我们对负责的基层工作的领导提出两个要求:一是乡镇干部要做好稳定工作,二是在今天晚上10点钟以前,若是家属愿意协商,那就把事情处理好。如果家属不愿意来协商,那么10点一到,相关的工作人员就必须对尸体进行处理。”谭剑锋说,这样做是因为24日那两天气候炎热,如果对方不同意进行尸体解剖,需要把尸体送到殡仪馆冷冻保存。

  他说,在25日零时,双方签订了这份协议,诊所方面的代理人凌伟当场给了谭家人两万元。协议签订后谭家人把小孩的尸体带回了家。

  诊所负责人是副局长的婆婆

  据悉,在整个事件处理过程中,以及双方签订《协议书》时,颐园诊所的负责人均没有出现。对此,谭剑锋表示,根据医疗纠纷处理,诊所负责人不一定要到现场来,再者诊所也请了律师。他举例说,一般医院发生纠纷,多是管业务的副院长出来料理,不一定院长要亲自到。

  但谭树清一家人则强调,诊所的所有人是关键。他们认为颐园诊所的负责人应该是胡宁平。因为自他家大儿子出生后5年中,曾多次到该诊所看病,都知道卫生局的胡宁平是诊所的老板。而这也是他们在事发后一直处于“弱势”的根源。

  对此,谭家人出具了有力的证据——在律师拍摄的颐园诊所墙上悬挂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上,其法定代表人一栏竟然是空白。“如果不是他们觉得局长身份不宜填写在上面,这里怎么会空缺呢?”旷景秀说。

  谭剑锋则指出,谭家人的说法不对。因为颐园诊所的负责人真名叫做高扬吉,是一位女同志,也有规定的医疗资质,并非非法行医。根据规定,《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正本上可以不写法定代表人名字,但副本上肯定要有。而且他们的档案中也存有资料。

  他承认,副局长胡宁平确实在该诊所为人看病,但都是利用业余时间,而且这是个社区诊所,有方便小区居民的意思。至于胡“兼职”的时间长短,他表示他是2008年才调来到该部门上班的,有些情况不是很了解。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清晰:诊所的所有人高扬吉到底何许人也?为何整个事件都由凌伟出面处理?凌伟和胡宁平的关系又是什么?记者多次就治疗癫痫最新技术此询问谭剑锋。谭剑锋说,高扬吉的具体情况他也不知道,只知道她和凌伟是母子关系。

  旷景秀说,卫生局的模糊说法显然在掩盖真相。因为他们都知道,凌伟是胡宁平的丈夫,在南华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任职中层干部。由卫生局的说法可知,其实诊所的主人就是胡宁平的婆婆。

  在南华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旷景秀的这一说法得到了证实。而颐园诊所附近的邻里也告知记者,诊所一般就三四个医生,平时主诊是胡宁平和凌伟,高扬吉帮忙抓药。不上班时,胡宁平会在此为小孩看病。此后,记者再度通过有关部门查询了户口信息,确认凌伟与胡宁平为夫妻关系。

  “兼职”没人监管

  旷景秀说,事发之后不久,颐园诊所照常营业,直到5月10日还在上班,后来因有记者采访而暂时关门停业。“从出事到现在,她从来没有正面跟我道过歉,什么表示都没有。”旷景秀说这让家人尤其心寒。

  旷景秀聘请的律师罗秋林称,作为政府公务员,胡宁平在此事中违反了国家有关管理规定,应当追究相关责任。

  他说,《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第五条中规定,不准“允许、纵容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在本人管辖的地区和业务范围内个人从事可能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的经商、办企业、社会中介服务等活动……”

  因此,在谭洪宇案中,胡宁平的这种行为是明显违规,应该由国家行政监察机关对其违背职务廉洁性的行为进行处分。

  罗秋林还指出,根据他们从有关部门了解到的情况看,胡宁平的医师执业地点为南岳区镇卫生院,其丈夫凌伟的医师执业地点是衡阳卫生职工中等专业学校附属医院。但胡宁平事实上这些年都在颐园诊所“兼职”从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十四条的规定,这类行为属于“走穴”,也属于非法行医。如是,将要接受衡阳市卫生局对其责任的追究。

  5月13日上午,记者拨通了胡宁平的电话。她在电话中坦承,自己与凌伟是夫妻关系,而诊所是婆婆所开,自己是利用业余时间帮忙。而她已有10多年的主治医师资格,其执业地点早已移到了颐园诊所。因此,不构成非法行医。她说,旷景秀指责她一点不关心此事的说法失实。在协调会上,她发言的第一句话,就是向谭家人表示“深深”的歉意。在她心中,至今如此存念。

  罗秋林则认为,谭洪宇事件的发生暴露了卫生监管方面的重要问题,属于典型的“裁判员参与了越位的足球活动,而其他裁判都对此置之不理”。他说,从谭洪宇事件可以看出,裁判员渎职、并利用自身职权谋利,就是造成目前谭家悲剧的原因。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