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排行 > 正文

征武最新章节_ 第11章 炸开锅了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汕尾新闻网

    大山山腰处,山石崎岖,多草木。

    稚气未退的五个少年,各个神态瞠目结舌,一脸的震惊。

    他们竟然各个哑口无言了,完全被吓懵了。

    这一刻,他们的思绪跟短路一般,脑袋都感觉爆炸似的,在脑海轰轰荡动。

    二十多只仙鹤与白鹭就这么给他造了,这架势,简直就如同扯天荒,他们不得不心惊胆颤。

    看着吧唧吧唧嘴巴,狂剁叽手中食物的第五,一幅没心没肺,有恃无恐的样子,他们心绪起伏,心头不断的问候第五祖宗十八代。

    看着他那样子,把北望洞天都得罪遍了,还这么淡定,只让他们心中冒火。

    “我们早该想到,这里根本没有什么野味的。”

    他们很后悔,一个个看着第五的样子在发呆。还大雁……扯的跟真事一样,一位少年,实在受不了此刻的第五了,脸色惊恐,毫无血色,在悄声开口。

    “我们都找上门了,还在这狂剁叽,这人是不是有病啊!难道他就没有一点觉悟?”

    “他哪来的胆子……”

    五人神态格外别扭,越看越不是味,额头都冒黑线了。这吃货的样子,实在是诡异无比。

    “吃啊,别浪费,反正都已经吃了。和我一样,怕个卵?”第五还在催促,有些神经大条。对于他们的交流,他心里何尝不是有些郁闷的滋味,他感觉捅破天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吃都吃了,多一头少一只,毫无差别。

    五人更郁闷了,这还赶鸭子上架了,他们哪还有心思吃啊!

    此刻面对手中“美食”,五人一个个跟吃了死小孩一般,食不下咽。

    “没事,吃呀!我不会说出去的。”第五狠狠的撕咬了一口肉,嘴巴叭叭的响,还在拖人家下坑,一副绝对不出卖他们的好人样,只让五人恶寒不已。

    “太不要脸了!”

    “我还头一次见过这种人。”

    “不会说出去?鬼才信啊!”

    “恶魔~”

    “明明是灾祸,却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真不知道谁才是北望洞天的弟子。有这么气人的吗?”

    五人各有心思,完全不信第五那一套。先前看他们吃都乐开花了,此刻即便第五吃的再香,好话说的再好听,也不搭理他了。

    这人太阴险了!在他们心中画上了危险符号。

   &nb乌兰察布市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sp;此时五人,甚至都有出手的念头了。这小子真的把他们给坑惨了。

    想到此处,五人又不禁一阵心惊胆颤。

    吃仙鹤,这样被同门知道,他们解释都没得解释,何况是自己这方主动向那小子要的。而那小子更可耻的在演戏,这样的人,五人心中难免有些不爽。

    腹黑,阴险,恶魔…各种称呼不断的按在了第五的头上。

    “你们在干什么?白鹭与仙鹤可曾找到?”

    不知何时,天边有弟子驾驭白鹭而来,看着场中几人拿着一些肉在发呆,其中第五更是特殊,嘴巴不停,造的厉害,不断的大块剁叽。

    他威严中询问,他是第三代弟子亲传弟子,虽然与五人同辈,眼下却显得比五人高贵的多。

    能够凌驾白鹭,除了各峰首席大弟子,那只有洞天亲传弟子才能够配有这些灵鸟。

    这是天才,五人不得不敬畏,只是不敢开口,难不成要告诉他说灵鸟都被眼前这小子吃了?不用想,那小子绝对会把五人也吃的消息供出去。

    因为他太不地道了!

    白鹭在半空轻轻浮动着翅膀,其背上一个少年盘坐。

    这位少年还算俊美,一副威严的样子,让五人噤若寒蝉。

    “回话!”赵括看着“偷懒”的同门弟子,神态中多了一丝少有的愤怒,如若审判。

    毕竟各方弟子都在寻找仙鹤与白鹭,然而这五人却与不是同门的叩山者,在大块剁叽…这让他很不爽。

    他最见不惯好吃懒做的人,此时神色上难免存在一脸阴霾。

    “又来一只!”

    对于上空的询问,第五根本不在乎,反正五人都知道自己把仙鹤与白鹭给造了,也不在乎多一个人。

    此时,在五人惊骇的目光注射下,第五居然在挽弓。

    “这还不算完吗?还要涉猎?”

    五人明显吓了一哆嗦,感觉眼前这小子有点疯狂,甚至说在找死。

    “太嘚瑟了!”

    “不行,赵括快点一巴掌拍死他吧!”

    “居然在挑衅赵括,这可是真传弟子,哼嗯哼!”

    “……”

    五人从惊骇中恢复,神色一脸的火热,他们很不看好第五。心头不断狂呼,只不过一人没忍住“打死他”这三个字,从口中,给狂涌而出。

    “不至于吧,打死他?那可是你们同门。我觉如何治疗癫痫病的还是射下白鹭比较好,不过话说回来,你们有点不地道呀!”第五转身看着五人,语重心长道。同时,神色一阵猜疑,眼神诧异的看着他们:“你们这仇恨点也太低了吧,不就让你们回个话,居然要打死,至于吗?。

    看着第五的样子,居然又给他们拉仇恨点,五人胆寒中,一起瞟白眼。

    他们只是随便一说。

    没想到,拿起大弓的第五给应了,只让五人神情歇菜,这也太不要脸了。

    五人一阵腹黑,又不是给你说的,就算说也是打死你,你还好意思应,好像打死赵括一样,不要脸。

    不过第五还真的做了。

    “嗯?”

    天边,赵括发现了第五,见他弓对自己,在他惊异中,只见一道利箭穿破云流直击而来。

    “搜……”

    速度太快了。

    五人没想到第五真敢做,他们惊呆了,仰头看着上方。

    第五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一千八百力,把大弓拉了大圆满。

    呼啸的箭芒,在天际一闪而去,也只有三息功夫,那头天边的白鹭,直接给射杀了下来。

    “你找死!”

    脸色极为愤怒的赵括,没想到第五还真敢做,从白鹭身上直接跳跃而下。他居然眼巴巴的看着白鹭射杀,完全想驾驭逃开的动作都来不及做。

    “嘿嘿,又有吃的了。”

    第五没心没肺屁颠屁颠向坠落的白鹭跑去,片刻中,便给抗了回来。

    看着远去的第五,五人惊呆了,不知不觉这小子居然又给他们拉了仇恨,好像是他们催促第五射杀的一样。

    事已至此,他们看赵括的神色都变了样,惊恐中多了一丝苦逼。

    赵括从天边坠落,摔了个人仰马翻。站起身来,气息不稳,五脏大震荡,他受伤了。

    同时一股子无名之火在燃烧。他快气炸了。

    他一个真传弟子,居然被人射杀了坐骑。

    不管如何,第五在他心中,大大的打上了一个仇人的标志。

    “你们去揍他吧!我不喜欢杀人!!”

    扛着白鹭回归的第五,神态格外兴奋,那样子,笑的大白牙都出来了。这种表情,这种话,只让五人要疯了,这是什么事啊!这小子的胆子也太大了。

    “完了完了。在这么下去,我们迟早会被坑死!”

 通辽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五人明白了,这小子,根本就是个异类,不能用常理去理解,他们感觉在走钢丝。

    此刻,还让他们去揍赵括,打死他们也不敢啊,从出手来看,明知不是第五对手的他们,赶紧逃一般向赵括奔去。

    来到赵括面前,五人不多说,赶紧把实情告诉了他,同时大黑第五,一副根本不认识第五的样子,让赵括有了一丝怀疑。

    不过眼下,他管不了那么多,也不能去调查真相,他从高空跳落,明显受伤了,没有余力去针对第五。

    “二十多只灵鸟都被他吃了?”

    待赵括得知这小子吃了二十多只白鹭与仙鹤,神情也是明显一呆。

    这可是北望洞天,谁给他的胆子?

    这一刻赵括与五人先前一样,露出了目瞪口呆的表情,脑袋同样短路了,要不是自己白鹭被射杀,他一点也不相信,现在得知灵鸟消失的原因,他心中骇然无比。

    这也太狠了。

    想到此,看着自己的白鹭,估计也会进入那小子的肚子,一阵肉痛的赵括,脸色阴狠中,说了一句,让第五等着,连忙让五人给架了回去。

    他需要救治,从高空坠落,他五脏六腑皆出现了震荡,修为甚至有了一丝暴走铁跌落的迹象,此刻更因为气愤,伤势有些压抑不住,他好几次,忍不住血水从口中喷出,给生生的咽了回去。

    看着他们离去,第五本想关押他们,最终还是放弃了,不管如何,自己本事,能不能镇压还是问题,他不敢冒险。

    “记得多带点人,最好是仙鹤,肉香,白鹭嘛真不咋地。”

    噗!

    听此一言,赵括浑身一震,闷在胸口的瘀血,最终还是没忍住给喷了出去。

    他想宰了那小子的念头都有了。

    “迟早让你跪拜赎罪。”

    赵括一脸的阴霾,头也不回的离去。心头想的是下次见面,必定镇压他为自己的坐骑赎罪。

    五人更沉默了,一个未入门把一个亲传弟子给生生气吐血了,这让他们说啥,此刻,完全把第五给当成了一个死人看待。

    ……

    第五喜滋滋的看着身边的白鹭。对于赵括根本不为所惧,敢威胁他,来几只我射几只。

    第五哼哼中,再次修炼了起来。

    大半天修炼下来,第五再次增加了二百斤力气,达到了两千斤。

    “看来的成长达到了极限。”

   &nb昆明哪家医院治癫痫好sp;第五一番修炼,感觉仙鹤肉身的精华,慢慢的不再喂血气吸收,达到了最饱满的状态。

    一身精华呼啸血脉、骨骼之中,慢慢的消散,不能在像当前那般供给躯体。同时晶莹的皮肤,也再也没有败血流出。

    现在的他宛如回归到了出生状态,活性十足,达到了现在状态最巅峰。

    第五这一月下来,重新造血中,他头发如绸缎一般,长到了腰部,匹连中,有神华荡动。肌肤更是有了一丝活性,晕红中,弥漫的死气,渐渐消退。

    他现在肌肤如玉一般晶莹,瘦弱的身躯,更是达到了状若腹肌状态,现在的他,甚至感觉一拳能轰死一头老虎。

    可是唯一不足的是他达到了最巅峰,不能在突破了。

    “没有当世体系去延伸,看来极限是无法突破的。”

    修炼了到深夜,第五躺在床上,深思了好久,方才慢慢睡去。

    然而在第五睡眠中,整个北望洞天都炸开锅了。

    “你们知道吗?灵鸟的消失,其实是给人造了,就在山下。”

    “一个未曾入门的小子哪来的这么大能耐?这灵鸟也敢吃?”

    “你们不知道吧,长老都惊动了。”

    “这小子够狠的,这是要得罪整个北望洞天啊!”

    “有好戏看了。”

    “他还是一个未曾叩山的凡人啊!胆大包天不说,就凭这点,我服!!”

    “话说,灵鸟的味道怎么样?听说赵括的灵鸟都没保住,眼巴巴的看着被射杀,气的吐血呢。”

    “他那白鹭,我想估计被吃了!”

    一时间,整个北望洞天喧哗无比,这一刻,一个未知的小子,连门都没入,却引起了各山峰的注意。

    就连长老们也无语了,本想放任他,不管不顾,没想到门还没进,就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还不如把他接引上山呢!”有长老悔不当初,脸色无比黑暗,胸腔压抑无比。

    “这小子吃点野果会死啊!好好的二十多只灵鸟就造了,还当真善堂了……”

    “唉,要不是这小子命数看不清,真想一巴掌拍死他!”

    看着一个个长老吹胡子瞪眼,就连掌教也沉默了,一只手扶着脑袋,愁容满面。他也没想到,第五居然还有这能耐!相比一个多月来,过得比他都滋润。

    (本章完)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分隔线----------------------------